●欧13437221919 ●曾13476961919 ●巫15272401919 ●徐13697169995 ●卢:15727219900


莎士比亚书店:住过作者三万

牛啤网 16-05-27 02:51:02 作者:牛啤网/啤酒加盟

 

建于1265年的多米尼加教堂是荷兰第一座哥特风格建筑,这里存放过断头台,做过市管弦乐队的总部、画廊、拳击场,如今是被全世界书迷称之为“天堂”的多米尼加书店。(方所供图/图)

 

有了亚马逊,还有什么必要去书店?

 

“世界最美书店”的经理们,聚会成都方所做东的“国际书店论坛”,讨论“成为第三空间的书店”。

 

卖饭、卖设计、卖人与人的交流——书店不是什么?

 

美国人把莎士比亚书店开在巴黎,爱尔兰人把老书虫开在北京——书店无国界?

 

可以是教堂,可以办婚礼,可以是青年旅店——书店无边界?

 

无论如何,电子书来势汹汹,这些书店却活得不错。

 

“我认为五年之后,除了在大城市还能有一些特色书店,你不会再看到大型书店了。互联网销售的势头之下,它们将不复存在。”2011年,澳大利亚参议员、小企业部部长尼克·谢里的这番话给他招来了一片骂声。

 

谢里此言的背景,是澳大利亚零售企业瑞得集团刚刚被托管,集团旗下的两家大型连锁书店——鲍德斯关了所有门店,安格斯罗伯逊也关掉了大部分店面。

 

互联网巨头来势汹汹,“苹果的乔布斯,亚马逊的杰夫·贝索斯,他们都断言电子书会在五年之内占到整个市场的50%。”澳大利亚书商协会CEO乔尔·贝克尔告诉南方周末记者。人们确实担心实体书店要完,但从业者无法接受相关领域的政府官员长他人志气,当时贝克尔直接对媒体表示谢里的话“扯淡”。

 

5年过去了,澳大利亚的书店总数没有再下跌,保持在近一千家。电子书的市场份额却在近三年来持续下降,如今即便在电子书市场最发达的美国,电子书的业务份额也降到12%至15%。澳大利亚的书商渐渐重拾信心。

 

“里斯登的一家童书店客流不断。于是店主拿下了隔壁的门面,开了第二家童书店。两家店卖的童书各不相同,孩子们就在两家店之间穿来穿去。”贝克尔说。

 

“开书店和卖书是两个概念,”2016年5月6日,贝克尔在成都国际书店论坛上说。他说的“卖书”是指美国人把畅销书摆上超市货架,“那些书名通常很短,而且就是吃得开。”他认为“开书店”要做的事比这多。澳大利亚Gleebooks书店二楼有一个能容纳二百多人的活动室,每个月这里要办三四场活动,包括阅读会、论坛、讲座以及新书发布会。几年来,越来越多书店效仿这样的做法,一些书店为所在社区提供了会议空间,“有时候这些会议跟书也没关系,最重要的是书店得到人们的信任。”

 

不久前,墨尔本的独立书店瑞丁思被伦敦国际书展评为2016年“年度最佳书店”。贝克尔常常拿它做例子:瑞丁思开在高校附近,不卖高利润的教科书,却能吸引学生聚集在这里交流、买书。“因为瑞丁思很关注这些读者的兴趣和他们需要的书,也出钱资助年轻作者。”

 

在成都,贝克尔遇到法国书店协会主席蒙沙朗。贝克尔听说为了保护实体书店,法国法律规定同一本书只能以限定的单一价格出售,无论线上还是线下。澳大利亚没有设计类似的法律,贝克尔和协会的会员却感到很庆幸。他们考虑的是,一旦限价,随之而来的是政府的其他干预。

 

参加成都国际图书论坛的从业者带来了各自书店的故事。困难和压力让实体书店的经营者思考对策,各出“奇招”,书店并不甘心向读者告别。

 

酷客书店:你可能只吃饭不买书

大多数欧洲书店一年里生意起伏很大。每到圣诞节,书店都会涌入许多来买书的顾客,圣诞节一过,他们又消失了。比利时酷客书店却是个例外,每天都有600-1200人来书店消费。

 

酷客书店开在比利时首都布鲁塞尔的中央商务区,这里是互联网公司和“四大”会计师事务所的聚集地。十年来,酷客书店在这里屹立不倒,生意越做越大。两位创始人最近准备去法国巴黎开第二家分店。2012年,酷客书店被美国知名网站Flavorwire评选为全世界20家“最美书店”,排名第五,排在它后面的包括有近百年历史的巴黎莎士比亚书店、欧洲最大书店之一的阿姆斯特丹美国图书中心。

 

图书的分类和分区与大多数书店一样,酷客书店的特色是吃。

 

早上供应黄油面包、酸奶和鲜榨果汁,午餐和晚餐包括菲力牛排、奶酪香蒜烤鲷鱼、鹰嘴豆泥蒸胡瓜、素食汉堡和肉酱意面。“我们每周推出两款新主菜和两款新甜点,每年彻底更换一次菜单。”酷客书店主管马丁·哈迪向南方周末记者解释,他们做的不是许多书店入口处的那种咖啡吧,而是真正的餐饮。23岁的哈迪是酷客书店的老员工,他7年前就在酷客书店打零工,毕业后留用,如今成为酷客书店的主管。

 

目前,酷客书店正在供应的主菜有25种,以法式和意式为主,也包括极少数日式料理和泰国菜,所有菜式力求风味地道。在成都,主办论坛的方所创始人毛继鸿请他吃川菜。哈迪饭后感叹,许多食材太有本地特色,很难把川菜引进酷客书店。

 

每天中午,酷客书店都会变成周围公司员工们的高级食堂。十年来,餐饮始终占据酷客书店收入来源的60%。餐桌设在各个图书区的中央,坐在这里吃饭,离座返身一两米,就能从书架上取一册书来读。即便是单纯来吃饭的顾客,也无法忽视这些书。“人们不可能只吃饭不买书。”根据哈迪的统计,每天在酷客书店买书的人数总是接近来这里吃饭的人数。

 

酷客的创始人还在书店里设置了两个开放式厨房。透过玻璃,顾客能欣赏厨师们处理蔬菜、打制肉丸。店员们在厨房旁边堆放美食类图书,供顾客顺手选购。

 

美食类图书并不是最畅销的。这里走得最多的单品是一本小书《想做你就能行》。这本书已经修订到第五版,在酷客卖了上万册,讲的是如何建立自信获得成功。店里销量最大的类别是漫画、儿童图书和文学。

 

还有人在酷客书店结婚。酷客的音乐图书区办过一场150人参加的正规婚礼。新人是一对60岁左右的黄昏恋老人,他们请来了所有家人和退休前的同事,还有三位职业歌手。婚礼从中午持续到下午两点。“让我郁闷的是,新人把我书店里所有员工都请去喝酒,弄得无人看店,所有人都在狂欢。”哈迪回忆。如今,这对老年夫妇每周都来逛书店。

 

夏天的周末晚上,酷客书店还在书店外放露天电影,每场能吸引两千人观看。酷客书店也办一些作家签售会、艺术节和派对。“我们要做‘第三空间’,不是家也不是公司,而是介于两者之间的存在。”哈迪说。

 

巴黎左岸的莎士比亚书店,已是载入了世界文学史的巴黎文化地标。(方所供图/图)

 

莎士比亚书店:住过作者三万

莎士比亚书店的主管奥克塔维亚·霍根第一次知道莎士比亚书店,是八年前刚到巴黎的时候。父亲1970年代在巴黎住过,他对女儿说:到巴黎一定要去一个地方,你肯定会爱上它。霍根对书店的历史一无所知,但她一踏进书店果然就爱上了,后来一次次造访,直到有一天她成为这家书店的工作人员。

 

霍根在莎士比亚书店工作已有四年。第一天上班,一大早,店主西尔维亚·比奇·惠特曼带她走遍书店的每个角落,那些平时关着的门突然打开,她发现住着很多“风滚草”——那些随着文学之风四处漫游的作家、艺术家、知识分子以及流浪者。这些留宿的写作者早上帮助开店门,营业时间会帮忙整理书架上的书籍。

 

看到他们睡觉的床铺,再听到在这里住过的作家累计已超过3万人,她感到无比震撼。“那天是上天给予我的一个馈赠,是非常美丽的开工第一天。”

 

1919年美国人西尔维亚·比奇在巴黎左岸开设莎士比亚书店,成为巴黎文人云集的文学地标。莎士比亚书店为詹姆斯·乔伊斯出版了长篇小说《尤利西斯》,是载入文学史的重要事件。二战期间,书店被迫关闭。1951年,美国人乔治·惠特曼在巴黎圣母院对面的Bucherie街37号开了一家专卖英文书籍的书店“Le Mistral”,这是他初恋的名字。后来西尔维亚·比奇授权,把莎士比亚这个店名转给乔治·惠特曼使用。为了感谢西尔维亚·比奇的慷慨,乔治·惠特曼为自己的女儿起名西尔维亚·比奇·惠特曼。

 

2011年,经营书店近60年的乔治·惠特曼在书店三楼卧室里去世,享年98岁。这是一位充满传奇色彩的理想主义者,慷慨大方,乐善好施,他既是书店业主,更是文学庇护者,他经营的是一家文学书店,也是一家面向文学青年的青年旅馆。

 

乔治说过:创建书店就像是作家写书,打开书店大门就像打开一本书,能把人们带到梦幻世界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一天早上乔治打开店门,看到一个陌生人,乔治把钥匙给他说:你可不可以在这里等我五分钟,我去去就回。但他一走就是两个星期,这两周一直是这个陌生人在打理书店。乔治后来说,看到这个人的一刻,就觉得他值得托付、值得信任。

 

“书店是一个社会主义的社区,只是看起来像个书店。”每周六早上,乔治都会给住在书店的“风滚草”们做一些薄饼和蛋糕,剩下的面粉做成浆糊来粘地毯或者墙纸。有时候他会拿自己的酒来招待住客,他喜欢踏实的人,不喜欢自负、傲气的。

2006年,乔治正式将书店所有业务移交给女儿西尔维亚。如今书店里已不再有地毯上睡满“风滚草”,如同学校寝室的状况。书店有三张床,另有一间作家工作室,最多留宿四人。人数少一点,更能专注写作。他们一般在书店住一周,最长不超过半年。

 

为了鼓励从来没出过书的作者,莎士比亚书店设立了“巴黎文学奖”,评奖只局限在英语作品。评奖不定期举行,评委由书店员工、部分书店会员,还有书店特别敬重的作家组成。得奖者有1万欧元奖金,还可以在巴黎小住一周。上一届得奖的作品是《身体之电》,作者是医生,平时工作繁忙,但热爱写作。他根本没想到能得奖。

 

在书店业受到越来越大冲击的今天,莎士比亚书店的运营却一直很好。奥克塔维亚·霍根介绍:“我们确实非常幸运,原因之一,书店不是租的,而是我们自己所有。我们非常幸运地坐落在世界上最美丽城市之一的市中心,面对塞纳河和巴黎圣母院。我们确实不断感受到挑战,如金融危机或电子书,但我们坚信自己提供的产品比对手更优质。时间也告诉我们,我们做的是正确的。” 莎士比亚书店的信条是:在亚马逊马买到的只是普通的书,如果要给女朋友送一个特别的礼物,莎士比亚书店可以办到。不论在店里还是书店的网站上买书,只要顾客提出要求,书店就会在读者购买的书上盖上书店的LOGO,并印上或手抄美丽的诗句。

 

书店的名气吸引了不少知识分子电影来取景,这些电影的流行又让书店更有名。美国导演理查·林克莱特讲述重逢恋情的《日落之前》,男女主角的重逢就在莎士比亚书店。伍迪·艾伦的《午夜巴黎》把莎士比亚书店和海明威等著名作家联系起来。

 

莎士比亚书店每天都挤满了人,不少是慕名前来的观光客。书店也要努力在真正的书店和旅游景点之间找平衡。书店面积不大,人多的时候,工作人员会限制入场,保证店内环境舒适。顾客进了书店就会发现,在门外排五分钟的队还是值得的。

十年来,餐饮始终占据酷客书店收入来源的60%。餐桌设在图书区,坐在这里吃饭,离座返身一两米,就能从书架上取下一册书来读。(方所供图/图)

 

天堂书店:那里有很多人的初吻

唐·哈姆斯(Ton Harmes)入行书店业已经三十多年。还是一名大学生的时候,他就已经在书店喂小朋友吃冰淇淋了——他负责童书区,除了讲故事,还要买冰淇淋给孩子们吃。如今他拥有堪称全球最特别的书店——位于荷兰小城马斯特里赫特一座中世纪教堂内的多米尼加书店。英国《卫报》曾将这家书店喻为“天堂制造”,书迷们更乐意称其为天堂书店,每年慕名而来的顾客超过百万。

 

建于1265年的多米尼加教堂是荷兰第一座哥特式风格的建筑,这里存放过断头台,做过市管弦乐队的总部、画廊展厅、印刷厂、档案馆仓库、拳击场、汽车展厅。在书店接手之前,日益破败的教堂被用来存放自行车。

 

书店需要非常大的空间,又付不起高昂租金,所以选址不易。2006年,唐·哈姆斯的书店在马斯特里赫特市中心发现了这座闲置已久的教堂。经过精心修缮和改建,教堂在保留原有历史风味的同时,变身为现代化的书店。

 

钢制的大门上用25种语言写着“书”字。阳光透过高耸的彩色玻璃窗照进来,照亮了壁画和高大的拱顶,也照亮了书架上满满的书籍,光明而又温暖。教堂是历史建筑,结构不能改动,书店特制了长30米、高7.5米的巨型钢架,包括了楼梯、电梯和金属书柜。唐·哈姆斯介绍:“如果把教堂挪走,书店里的书架还是可以完好地矗立在那里,如果把书架挪走,教堂仍然完好无损。”

 

唐·哈姆斯在孩提时代就知道这家教堂了。马斯特里赫特市政府接管教堂之后,在这里办过儿童嘉年华,父母们去城里参加狂欢节,就把孩子放在教堂里。参加儿童嘉年华的孩子年龄在8-14岁之间,他们要做一个游戏:大家拉着手围成一个圈,一个男生站到圈里,邀请一个女生跳舞,跳完之后两人接吻。不到11岁的孩子接吻时非常天真,11岁往上的孩子对异性已经有朦胧的概念,一开始在圆圈里吻,到后来把女生带到角落里去吻。马斯特里赫特市很多人的初吻都是在教堂里完成的。书店开业的时候,当年在教堂接吻的孩子们又来到教堂,有些人已经成了夫妻,他们会说:还记得我们就是在那个角落接过吻吗?

 

多米尼加书店是Selexys连锁书店之下的重要书店。2012年,书店濒临破产,一家投资公司买下书店,给它起了新的名字——北极星。2014年书店再次入不敷出。唐·哈姆斯和伙伴们在Facebook上开了个账号,48小时之内就有四千多人给书店点赞,表示要和书店联络。唐·哈姆斯意识到这是个难得的机会,他发起了众筹,希望能在三个月筹到5万欧元。但是出乎意料,三小时就筹到4000欧元,一星期就筹到5万。到10万欧元时,众筹宣告停止。

 

众筹相当于贷款,需要支付5%的利息。认筹金额最低15欧元,如果在250欧元以上,就能获得一些特别的奖励,譬如成为某些活动的特邀嘉宾,将出资者的名字写上荣誉墙。如果超过1000欧元,出资者的名字将写上某一个书架,能够加入书店之友俱乐部,享受书店特殊优惠,免费参加书店举办的音乐会或讨论会。

 

通过众筹,书店走出了困境,现在已处于盈利阶段。“我看重一个书店的氛围是不是开放和放松,人们是不是愿意在里面停留、歇息、阅读。这是人们除了工作和在家之外的另外一个空间。可能也有人会说,公共图书馆也是这样的空间,但是商业书店要想运营下去,满足读者非常重要。”唐·哈姆斯说。

 

 

伦敦的旦特书屋,前身是1910年爱德华王朝时代的一栋老书店建筑。旦特书店的创始人詹姆斯·旦特,如今也是英国老牌连锁书店水石书店的掌门人。(方所供图/图)

 

水石书店:跟顾客谈书,但不是为了卖书

2011年5月,俄罗斯富商亚历山大·马穆特一掷千金,以5300万英镑买下了濒临破产、债务缠身的英国老牌连锁书店水石书店,“我无法想象一个只有电脑的世界,我也不能接受那样的世界。”然后他聘请了詹姆斯·旦特主掌水石书店,出任总经理。

 

詹姆斯·旦特是知名独立书店旦特书屋的创始人。1990年旦特书屋开业,经营有方,不仅开了八家分店,营业额也从最初的30万英镑发展到2011年的800万英镑。但是请独立书店的经营者来掌管水石这种大型连锁书店,始终是个冒险。

 

亚历山大·马穆特赌对了。五年过去,詹姆斯·旦特交出了一份扭亏为盈的报表。“如果连锁书店的经营模式是让每家分店都一模一样的装修、一模一样的书,那是没有未来的。亚历山大·马穆特是一个非常慷慨、非常有耐心的商人,他投入很多钱,让书店有了运营所需的流动资金,我愿意助他一臂之力,一起来挽救英国的书店业。”

 

詹姆斯·旦特接手水石,解雇了三分之一的店员,大规模改造店面,增设咖啡馆,改进阅读氛围。他给分店更大的权力,门店经理可以根据当地情况在一定比例内自主采购、自主陈列,打造门店特色。过去每当新书分派到分店,都会附上一张图片,指明这些书应该放在上面位置,店长不用思考,照指示去做就行。甚至每家分店要招什么样的人,什么时候上班,店员的制服等等,总部都有统一的规定。在詹姆斯·旦特看来,这个森严的等级体系导致每一家分店都毫无特色。

 

旦特废除了很多规定,比如必须签到,必须穿制服等等,每个分店有权自主决定图书陈列和定价。詹姆斯·旦特说:“我是要让每个店员、店长自己去动脑筋,思考如何把这家店经营得更好。他们可以招喜欢的人,但是我有一个要求,要把书和东西卖出去,不要有退货;其次在折扣上大家要保持一致。”

 

过去水石书店在书的原价上打七折,但收效不明显,因为亚马逊网站上可能是五折。人们在书店看到喜欢的书,甚至都不用回家上网,直接在手机App上下单,轻而易举买到更便宜的。詹姆斯·旦特的对策是耐心地营造书店和店员的存在感。五年当中,他一直鼓励水石的店员主动而自然地招呼顾客,鼓励他们跟顾客谈论书,但又不是为了卖书。“我们要求店员不要再穿统一的制服,店员和顾客是平等的。你不是时装店的店员,你要卖衣服给顾客,你会觉得自卑。我们不是为了卖书,而是自然地沟通,慢慢地让顾客和店员、和书店建立越来越亲密的关系。”

 

草根球队莱斯特城队今年一路攻城拔寨,夺得队史上的第一个英超冠军。莱斯特城队打主场比赛时,城中水石书店的店员会穿上该队传统的蓝色主场队服,店里也挂出更多蓝色的装饰来制造氛围。书店还会组织相关的讨论,比如哪支俱乐部可能最终获胜,“我们书店的活动都是跟文化紧密相关的,如果人们对这个感兴趣,它是文化的一部分,那么我们就要做。”旦特说。书店在夏天举行儿童活动,比如让孩子们比赛画书签,夏天结束的时候,书店收到近八千枚书签;圣诞季,书店会为孩子们举办讲故事比赛。

 

多数实体书店节节败退,水石却逆流而上。现在他们卖书的折扣固定在7%——折扣过高会影响书店的盈利。“可能在网上买能便宜40%,但是我们的顾客并没有这样做,他们非常忠诚,因为我们现在有个性,在书店经营上有热情。顾客喜欢上我们的书店,也会尊重我们爱我们。看到一本好的书,不在这里买而是上网买,他会觉得有点羞愧。”詹姆斯·旦特说,“有些学生或者不宽裕的人,真的非常在乎书的价格,他去亚马逊买也没关系,我们一样非常欢迎他来店里读书。”

 

亚历山大·马穆特五年前用半艘游艇的价钱所作的投资,当初人们并不看好,但今天已经被认为是个好的投资。詹姆斯·旦特的目标是英国每个镇都要有一家分店,未来再开50家。

●吉普生啤酒招商:0731-89676399

●吉普生啤酒官网:www.jeepbeer.com

●牛啤网招商官网:www.0198198.com